小二锐

Live simply, Laugh often, Love always

我问黄先生你怎么记得我阳历生日的呀

他回答"啊,这是你的生日呀,我还以为是小红的呢"

今天开会的时候开小差,想起黄先生喜欢玩的一个游戏,我要完全放松让她抬起我的胳膊,然后自由落体砸下来

我们总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特别无聊的梗

继房子和SUV之后

最近黄先生新增一爱好

浏览施华洛世奇的官网

然后各种给我发照片

'这个项链怎么样'

'你更喜欢哪个水晶木马'


统一回复: '求求您了,不要再给我买好吗'

我们在讨论信命与看的开

越在乎伤的也就越深

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在家宅着

大自然会治愈一切

9公里徒步

五张明信片,惜字如金的黄先生

很久前手里屏幕碎了,收到邮件说我可以直接去本地苹果店取IPhoneX才知道黄先生给买了新手机,给客服打电话退了

上次来哈法,回澳洲之前给我买了我最大瓶的化妆水和乳液,旅行套装,还有粉饼,然后把收据给藏起来,不说价格。最后软磨硬泡加威胁才拿回收据,把套装和粉饼退了,前者是不需要后者实在有点贵

这次从网上买手表和项链,黄先生说宁愿多花一份邮费,寄到他那里,然后再寄给我,也不会让我再有机会退掉

结婚第二年

当初选结婚日子,是我算了第199天加上那天是我妈妈阴历生日,所以9月7号也没有其他特殊意义很容易忘记
那天学车,教练问我,你结婚多长时间了。我回答说一年半了,不对快两年了,不对明天就两年了,这才想起第二天是结婚纪念日
我是个特别爱浪漫,各种小女生心思的人,不知道为何在黄先生这里,都不怎么在乎了
结婚第二年,365天,跟黄先生真正见面待在一起,两次,40天
已经成了一种习惯,老公就是醒来聊会,睡觉前聊会
生活太多的未知数,刚听黄先生说,他的论文不是很顺利,不知道后面情况会不会好一些,能不能申请到心仪的学校,会在哪里定居。
只能看到前面十米远的路该怎么走,这种感觉有时候并不怎么好
越来越认识到,‘门当户对’其实并不是迂腐的长辈唠叨。跟黄先生吵架的事情不多,我的家庭算是其中一个。我们有不一样的成长背景,加上我又是120%的恋家和感性。我埋怨他不能理解我,他气恼我的不可理喻。春节去我家的时候各种不愉快甚至闹崩,现在也时常在电话里不断摩擦
黄先生给买了项链和手表,他了解如果直接送货到我这里我肯定会退掉,所以他决定另外寄给我。其实还是很开心的,女生哪有不喜欢收礼物的,我也不过是心疼花钱罢了
生活,总会一点点好起来吧

想家

怎么可能不想家呢
外面突突突的除草声音,老是有种幻觉,像是小时候麦场里打麦机
下雨会想家,怀念以前跟老妈坐在门口看院子里溅起的无数个水花
做梦会想家,永远是姥姥家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院
中国超市里见到馒头会想家,买包榨菜当成零食每天来一点点
家人微信群里他们的各种互动会想家
总是尽量不要去想这些
可是还是想家呀
矛盾得很,明明恋家,却拼命挣脱着往外跑